浏览:1382
歪说二叔公(四):李大傻卖档蔗

作者: YUTOU
2:48pm 24/10/2006


歪说二叔公(四):李大傻卖档蔗

旧家当铺面对着繁忙的大马路,店前那个醒目的“当”,几十年如一日,好象二叔公的脸谱,一见难忘。

也许,二叔公的名字就是“当”?想起二叔公,必然就得有值钱的东西可交换。

“当”,繁体字像福字,可少了神明庇佑在侧,人若要自求多福,走入当店周转一回沾些福气?

“当”,是不是钱不够用?人们捉襟见肘时,受困在屋檐下,宁愿抵押一亩田来喘口气?

平凡人生财有道,民间游戏规则惯用的“穷则变,变则通”,自有其微妙的道理。

阿妈操持一头家,男女老幼十个人,开门七件事,哪样不要钱?阿爸收入有限又长年不在家,阿妈只好望天打卦,什么时候来阵及时雨,喜雨降临给枯干的荒田浇甘露?

“边个话我傻,傻,傻,请他吃生果。。。。边个话我傻啦傻啦,你先至系傻。”

“旱天雷”,李大傻出场的招牌曲,也是阿妈最喜欢的歌。

阿妈是东莞人,早年没有别的娱乐消遣,最爱扭开丽的呼声听李大傻讲古。下午二点旱天雷一来,阿妈做着家务的双手逐渐放慢,定下心竖起耳,仿佛和老朋友午间叙旧。

李大傻,新马一代粤语讲古大师。在生时,他讲遍民间无数有趣故事,临死前,他看完了喜剧大结局哈哈大笑快乐地阖眼,人世间,他潇洒走一回。可他那充满乐观洒脱的笑声,富于生活智慧的言语,却实实在在影响了小市民的处世态度。

李大傻将广东人的幽默不着痕迹地穿插在古仔里,自自然然种入听众心田里。他最喜欢在古仔里讲些穷人的把戏,说他风趣也好,古惑也罢,听来就是有那么一种对逆境宁曲不折的哲理。

阿妈喜欢李大傻,说他一点都不傻,喜欢他淡定从容的声音,“上一次就讲到。。。”,“今日就讲到这里,欲知后事如何,请听下回分解。”开场和结束,总是承先启后,带着盼望,留下希望,为今天和明天的美好播音。

有一次,李大傻说一个人“卖档蔗”,你可别以为此人在摆卖甘蔗谋生,这个词谐音的奥妙处泄露了那个人的处境。话中有话,实际是暗喻那个人在手头紧迫的艰难处境下以“卖”、“当”、“借”应变求存。

李大傻的“卖档蔗”,不是挖苦,而是乐观积极。有智慧的“卖”、“当”、“借”,向挡路石借个空挡跨过难关。以后,是不是一定飞黄腾达?谁也不敢一口咬定,至少眼下,逢凶化吉,遇难呈祥,不至于陷入重围不能突破。

“卖”、“当”、“借”,艰难日子的三把板釜,要怎么戏耍不伤肌肤,只有身怀绝技才能安然无恙。

“卖档蔗”,旱天雷或是及时雨,李大傻笑傲江湖哈哈大笑一一道破,个中三味,恰如人生的苦辣辛酸,尝过,方知。


....待续





作者:YUTOU
主题:歪说二叔公(四):李大傻卖档蔗
送交:YUTOU


针对此文发表意见

本文专栏其他专栏

删除文章 修改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