浏览:1019
七月,穿梭阴阳界(之一)
作者: YUTOU

4:40pm 20/08/2006




天热。地热。热,热,热。
山热。水热。热,热,热。
火红大球挂在对山,天黑了,它为什么疲倦了也不回家。
该死,它真像弟弟图画里那太阳老公公,咧开大嘴,笑,笑,笑。
别笑,别笑,求你别笑。
你还笑?看,坐立不安,站也不妙,坐也难安。
你再笑!瞧,汗流浃背,别以为咱们刚冲好凉,这种鬼天气!坐着不动也淋漓大汗。
唉,天旱制水,一天只限冲一次凉,不去澡房真难堪,要是能立刻跳进大水缸凉快凉快,快乐神仙金不换。
瞧,姐姐妹妹身上衣裳单薄,露臂短衫和短裤,哥哥弟弟赤膊露上身,能少穿就少穿。

妈妈,您不是说咱住在河水山,有河有水又有山,是个风凉水冷的好地方。怎么到了七月,就热得河枯了水滚了山也烫了呢?

妈妈,您去了哪里?
妈妈,您快来看看我!
女儿热得口干舌烂,热得皮肤滚烫,热得耳朵隆隆响,热得头上生烟囱,热得混身发抖,热得天旋地转,热得在地板上打圈圈,热得药酒樽里一大群白老鼠挣开醉眼吱吱叫,热得。。。。。

啊!那一套白衣裳飘啊飘,飘啊飘,一个长发仙姑在招手,一个白眉道长在招手,他们招招手,微微笑,要我走过去。。。。。

我怎一身白衣裳,哎,那不是妈妈上个月刚刚为自己缝制好的全套白棉寿衣吗?

清明节过后,妈妈花了一个月选布料,小心裁剪,慢慢用手一针一线密密缝。寿衣一做好,妈妈没试穿,高高兴兴把它挂在房门后的墙上。
每晚临睡前,一躺下来,我就会看到那白色,妈妈曾嘱咐:那套白衣裳是以后妈妈“回老家”时要穿上的。妈妈说:到了那一天,一定要记得替我穿上这套自己缝的白色衣裳才可以上妆。

我是不是要“回老家’了?















本文修改于: 4:42pm 20/08/2006

作者:YUTOU
主题:七月,穿梭阴阳界(之一)
送交:YUTOU

针对此文发表意见

本文专栏其他专栏

删除文章 修改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