浏览:1622
大城小调

作者: lita
05:16am 24/11/2003


他看了看手中的纸条,又抬头对了门上的号码,深深地吸了一口气,走上前去按那深色门框里的门铃。是的,在和自己做了很久的交战以后,他就这么决定了,半小时以後,他就正式成为这个经纪人手下的随时应召的婚礼乐队的大提琴手,开始他的另一种乐手生活了。
  当初选择音乐这条路,他从心底里感觉自己极具想象力和灵感,对乐感有与众不同的沉迷和爱恋,实在是充满了理想和抱负的。从中国移居到纽约这个大都会里呆了三年,忙碌得只是偶尔参加一场应景的演出,大部分时间都在应付赚生活费,他觉得自己就象一株老树日渐频临枯萎,只得愣愣地看着搁置在墙边的提琴盒子,皮革上的冷光只能影响他的眼睛,脑子里任那些旋律串进串出,然後从皮肤上蒸发了,音乐是否会流淌到某天一点信息全无呢?几年磨砺,一个音乐学院的尖子的傲气逐渐消磨殆尽,曾几何时,也希望为“卧虎藏龙”操琴,奏出淳厚优美的主调,在绵绵的柔情里,带出刀光剑影的凶险,不过他只能在银幕下遐思而已。于是一有经纪人邀请他在婚礼中担任大提琴手,他不管三七二十一就答应了。“马友友第二”眼看是不成了,如果能用多年所学自娱娱人,下海附带赚些钱,也是挺不错的。
  想起在音乐学院附中读书时,每当有同学的亲朋好友结婚,想要点古典音乐以增加气氛时,他喜欢参与纠集三五好友,七嘴八舌一番,就可以张罗出一场音乐来。当年也只是为了凑热闹,没想到冥冥中尚有定数,会替未来积累了经验。
  经验,就是演奏技能之外的最大本钱了。把每一个音节变成为游戏的一部分,传递信息,浑然一气,大家共同在虚构和存在之间把音节填满,游戏圆满了,每个人的技巧和协调能力也得到了足够的考验。婚礼中的音乐家们大都在婚礼前半小时才初识,根本别提排练了。其中负责准备乐谱的头儿,就是负责内外沟通协调及演奏的人,这也是临时的角色。
  常当他的头儿的丹尼是比较有经验的音乐家,只需要瞄一眼红地毯的长短,就知道婚礼进行曲该演奏几个小节。除了婚礼中几首耳熟能详的音乐外,其他的乐谱可能是第一次见到,这就是识谱和临场反应能力的考验了。他是纯熟的乐手,一次在风把乐谱吹走的那次意外中,他依然保持音准和节奏,编出一些音节来充充场面。对了,同时还保持举止优雅,脸上始终带着笑容。演奏能把他带入到奇异的情绪中去,沉浸在虚无的快乐里,吸入所有细枝末节,这种体验里,没有什么使人怯惧的,如同好事和噩运同样躲不过,得有点横竖横的心理。
  很多婚礼是在城中区,交通混乱,充满单行道需,要化时间绕行,也有在很不显眼的餐厅或远郊野外的乡村俱乐部。不管路有多难找,如果胆敢迟到,那么这碗饭也就别吃了,于是他就练就看地图开车的功夫,摸透规律加心细如丝,这也是拜这份工作所赐的本事了。
  几年下来,颇看到了不少红地毯上出演的趣事,使他觉得这份婚礼乐手的工作变得趣味十足了。大概每个人的梦中婚礼都不外乎鲜花、烛光、庄严的音乐、披着白纱的美丽新娘和英俊的新郎。可是现实却常非如此完美,普通人生活中童话般的梦幻会被真实嘲弄,事实上其貌不扬的新娘或肥胖秃头的新郎比比皆是。一次婚礼开始前,一位六七十岁的老先生走过来向音乐家们打招呼,可别以为这是新郎的父亲或祖父,婚礼开始后,就发现他正是新郎本人!更有趣的是,他是个整形外科医生,亭亭玉立的新娘走过来时,那亮丽的颜面玉琢一般玲珑,不得不由人联想到“巧夺天工”、“妙手回春”之类的形容词了。他们乐队里的人都点着头,会心地笑一笑,所见略同嘛。
  另外一次婚礼中,新人交换戒指时,新郎突然激动得泣不成声,手中的戒指如秋叶般地落下,滚落到座椅之下,忙乱得所有人都低头帮忙寻找那枚戒指,而新郎依然哽咽不止。乐队里所有的人第一反应自然是伸长脖子想看看那位新娘是个什么样的人物,可以让新郎结婚结得那么伤心失态。这还不算稀奇的,新郎在婚礼进行到一半的时候,当场昏倒的也有,害得那位新娘还得帮着众人把新郎抬出礼堂。这对可怜的新人,在结婚的第一天,身与心两方面都受到了如此的考验。随伺一侧的乐队,不得不见识林林总总的人生百态,欢乐悲哀总是相随不远呢,于此,他也颇具有了点哲学家的观察力。
  他所见到过的最豪华的婚礼是在一个大湖边上,湖畔的山坡是一片茵茵绿草,草坡尽头是枫树林掩隐的宽敞的华屋,这是新娘双亲所有。宾客就位以後,成群的伴娘伴郎和花童列队而出,两匹白马拉着缀满鲜花的花车,缓缓地从远处驶来。披着长长白色头纱的新娘轻柔地从马车上下来时,小喇叭手吹起婚礼进行曲的前奏,这位小喇叭手老远赶来这一趟,就为了吹奏那七个音符。不用说,这个豪华的婚礼和宴席所费不赀。
  给他印象最深的是一个极小的婚礼,到场的宾客不过十个人。那是在一个庭院里,木头的栅栏上爬满了紫藤缠绵的藤叶与暗香浮动的花串。天色渐晚,却只有微弱的灯光和几支蜡烛点缀,配合着小提琴手,他的大提琴极轻悠地奏起小夜曲。牧师和新人的语声在夜色中若隐若现,在这幅古典昏黄色调的画面里,新娘和新郎的脸却象沐浴初升的月光似地,散发着幸福的光芒。那瞬间,时间似乎停顿了,只等待誓约的完成,然後把未来完美地链接上去。婚礼结束时,原本屏气凝神的宾客都如梦初醒,会心地笑了,这一个温馨的夜晚就深深地凝固在记忆中,犹如一首小诗,回味无穷。
  初次开始当婚礼乐手时,他抱着下海般的决心,浑如从云端里走到厚实泥土地面。时间久了,经过许多春日和夏夜,在这个庞大的城市的许多角落用音乐的韵律装点人们的生活,他不由自主地喜欢上了这份工作,正是被许多工作中出现的感人场面所感染。他可以在已经拉了上百遍的音乐中找到新的感受与诠释,而且随着科技的进步,婚礼演奏可能会随着录相流传几个世代,他自觉这份演奏追求纯真和完美的必要了。
  有位新娘在婚礼后向他道谢:谢谢你们,让我们这值得纪念的一天这么美丽!而他真的希望人生中这么美丽的一天可以维持到地久天长。当他略为疲倦地提着提琴盒走回自己的车子时,常常露出一种微笑,是欣慰,也是无奈,更为平凡的生活中还有这么些美丽的片断,庆幸自己的参与。。




作者:lita
主题:大城小调
送交:lita


针对此文发表意见

本文专栏其他专栏

删除文章 修改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