浏览:1372
你曾是我的敌人

作者: lita
10:10am 30/09/2002


   阿拉伯裔的富阿德一早象往常一样,在东耶路撒冷自家小店里给顾客送咖啡,但他心中一直惦记着一件突如其来的转折,他七岁的女儿的病可以痊愈了。
   饱受肾衰竭痛苦的小女孩接受了肾脏移植手术,捐肾者是来自苏格兰的犹太裔学生19岁的贾斯纳,他是一周前特拉维夫市自杀炸弹案中的不幸丧生者之一。贾斯纳的家人决定捐出死者的器官,这个决定使他们和富阿德一家连了起来,且在犹太人和阿拉伯人的血海深仇中搭起一座温情的桥梁。
   以色列和巴勒斯坦人的冲突一直在继续,常在电视上见到许多血腥的场面,其中令人惊心动魄的一幕是,两个迷路的以色列军人在巴勒斯坦警察拘留所中,被爬窗进入的巴勒斯坦人杀死,再扔出窗外,民众一拥而上……。然後是以色列的直升机向巴勒斯坦人发射导弹报复。过程全部由电视摄下,播出。
   国家积弱,即遭外族欺凌。中国历史上的事情不必说了。巴勒斯坦人亡国已久,迄今连飞临头顶的以色列直升机都无力抵御,只有咬牙切齿,抱头鼠窜。
   以色列力抗环伺的强敌,除了有美国支持以外,民族的团结凝聚特性至关紧要。美国的犹太人是所有族裔中最团结的一群。他们既重视常规教育,也重视民族传统教育。纽约的地铁上有一幅鼓励美国犹太人学习本民族希伯来语的广告:“明年这个时候,你就可以用希伯来语读自己的经文了!”用心之深远令人难忘。
   一面是豁出身家性命,为了杀死一个敌人不惜牺牲一百个兄弟的悲壮拼命的巴勒斯坦。其领袖的主要武器是在人们中渲染仇恨,运动民众制造骚动和组织恐怖袭击。另一面是武器、财富占了极大优势,有深厚植根美国的强大後援的以色列。其鹰派视敌人如草芥粪土,一般人则期望用一定代价换取永久和平。
  这就是我们人类社会走极端的模式,想想令人失望痛心至极。
   远在中国的友人问我,美国有什麽好书可以介绍给给中国的读者。我马上想到了那本非常特别的小册子《敌人》,两年前出版,薄薄的才八十页。
  封面上有一男一女正在接吻。标题是《敌人》。以为是时装广告,我把它丢进垃圾桶,但又检了回来。因为我看到里面某页上一行字:“我原来想,我是不会和以色列女孩结婚的。”照片上是三个坐在酒吧里男女青年富有感染力的笑容。他们分属以色列和巴勒斯坦两个民族。
  这本薄薄的书由加上朴实无华说明文字的44幅照片组成。一家服装公司非常不张扬地为照片中所有的人提供中东地区最平常的服装。美国《新闻周刊》出版人将它赠送给订户。
   中东战争打了一千年。当初敌我分明的壁垒,早已你中有我,我中有你。这些照片是现代这个古战场上普通人的生活剪影。这些男女老少关系或亲或疏。表情分喜乐哀怒,职业有高低贵贱。大家在不觉中流露的表情完全一致。那是一种渴望,渴望和平、友谊、爱情……。
  比邻而居同样在哺育婴儿的妇女、雇主和员工、一起游玩的少年男女、公司里共事的同伴、幼稚园的老师们和孩子们、同享夕阳的老人们、酒巴里的酒客、理发师和顾客、一起面对残酷现实的新闻从业人员、同台竞技的运动员、乐团成员、医生和病人……,最多的还是恋爱中的男女,各种年龄都有-我们看见的这麽多普通人都相亲相爱,和纽约或者上海的普通人完全一样。这个最新的例子里捐肾和接受捐肾的两家人,也是通过这项移植手术 把两个极为不同的世界拉在一起了。“阿拉伯人和犹太人之间其实并无差异,这是神的旨意。”被贾斯纳遗爱惠及的小女孩的母亲说。
   浸透鲜血、眼泪的废墟上,人间的友谊和爱情象战地黄花,想开,就开了。一丝一缕真情,象矿坑中的顶梁木,强韧地顶起一角空间。空间虽小,人们已经可在里面换种方式生活:交易、畅谈、接吻、游戏……。你尽管往普通人生活形态上去想,只是别忘了,他们在政治意义上都是敌人。如果国家民族以大义相召唤,他们就会……。
  我不忍想下去了。
  当年在中国不是经历过类似的一段时光吗?那时人们身边忽然也出现无数敌人。是敌人就有流血。许多亲人、友人变了形。什么都变了形……出现了难以想象的后果,普通人的生活就在浩劫中被破坏殆净。想着想着,发现眼泪已经自动流到了嘴角,才觉得怪不好意思。




作者:lita
主题:你曾是我的敌人
送交:lita


针对此文发表意见

本文专栏其他专栏

删除文章 修改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