浏览:1941
大河的印象

作者: lita
07:21am 16/09/2002


  从小在书里读到北方那条大河,是我们的母亲河,孕育了她的子民和丰盛的文化,还有富饶的流域沃土。在一个平常的日子里,见到了这条大河,印象却因为直观而相去甚远。
  在大坝上还没有站定,看清楚河水的流势,脸上感到微微刺麻,风沙早已刷过来了。长风挟着细纱,没遮没拦地使人胸腔发紧,只得戴起帽子和围巾,心想要亲近一下母亲河,可不是容易的事,只能顶住风举步朝河边走去。
  天高地回,河面完全敞开,触目空旷而寂寥,几乎什么也没有。河面在这儿不算宽,可是两岸的沙滩都很宽坦,平面就延伸得倍加辽远,似乎再也够不到边缘。昊天和洪水的接缝处,一线苍苍象是麦田,象是白杨树林。此外,除了漠漠的天穹,下面是无边无际无可奈何的低调土黄,河水是土黄里带一点赭色,调得不太匀称,沙地是稻草般的黄色带一点灰,泥多则暗,沙多则浅,密密麻麻,疏疏散散的是浅黄或发白的枯草。
  大河从西边来,到了附近又朝北来一个大转弯。黄浪滔滔,远来的主流在此转出了一个大锐角,对岸变成了一个半岛,岛尖正对着我们。再看看彼岸的堤坝,象灰瓦色的一长段堡墙。更远处,朦胧的青意後面,隆起一脉山影,据说是名画“鹊华秋色”所绘之地-鹊山。无端地在平地耸起,刚柔并济,使人见了即发古之幽思。
  把手伸进河水里,可以感觉凉凉的是河流的体温。来自世前洪荒里的源头,绕河套,撞龙门,过英雄进出的潼关,一路朝海口奔来,从牧歌、乐府里日夜流来。二十四史,哪一页没有这河流的浊浪的回声?流到我手边的水,已经奔波了几亿年了,我只不过触到了你生命中瞬间的脉息。我握紧了拳头,水还是从我手中流走,轻轻地挣脱了我的把握。不到黄河心不死,到了黄河又如何呢?至少我的指隙间曾流过黄河的水,触摸到了它的雄浑,有过刹那间的感动。
  传说北方有一首民歌
  只有黄河的肺活量能歌唱
  从青海到黄海
  风  也听见
  沙  也听见




  • 评论: 大河是黄河? 鹿回头 4:21pm 16/09/2002 174字

  • 作者:lita
    主题:大河的印象
    送交:lita

    针对此文发表意见

    本文专栏其他专栏

    删除文章 修改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