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到标题 第27页
编选文章
10览:277 假期日记:家 作者:鹿回头
主题:假期日记:家
作者:鹿回头 8:27pm 11/05/2007

回应: 假期日记:校风 作者: 鹿回头 08:28am 09/05/2007

今天,接到一通电话,一把年轻的声音。
“请问,你是HY吗?”
“不是,HY是我的弟弟。”
“你弟弟的老师要找他。”
于是,我把弟弟的电话交了给对方。
之后,我又问:“是哪一位老师呢?”
电话话筒交给了老人家...


“我是A老师,记得我吗?”
哦,是爸爸多年的同事。
A 与爸爸交往多年,但是,爸爸去世前几年,A 却不知所踪,一直联系不上。
彼此都老了,联系不上,多少都有一点担心。
我说:“爸爸之前也一直惦记着您。您生活好吧?”
“我在美国跌倒,结果住在医院两年。”
“哦。”
“你有B 的消息吗?”
B 也是爸爸的老友,爸爸白事期间,天天都出席。
“没有联系了。”
“哦,听说他也去世了。”
“是吗?可能吗?不是弄错了吧?爸爸去世的时候,他的精神还很硬朗...”
“当时是他把你爸爸的消息带给我的。”
“哦。您这次是回新加坡度假吧?”
“在美国,我是visitor,新加坡是我的家。”
“给我地址,我来看看您。”
“我住在Queen's Town,但是真正地址,我不懂。改天弄清楚了,再告诉你。”
这是 A 的习惯,不愿意给人留下具体的联系地址,从与爸爸交往的时期起已经是这样。
为什么?
家家有本难念的经。
因为,A 中年丧偶,晚年再婚。有各种顾忌、有太多说不清楚的纠葛、有世俗与个人感情追求的冲突...
这些我都记起来了。
之后,我们再寒暄几句,电话放下了。


有些人,离开是为了逐梦。
有些人,离开是为了躲避。
有些人,回家是为了圆梦。
有些人,回家却感觉更加苍茫孤单。


放下电话,A 的话让我久久不能够释怀--
“在美国,我是visitor,新加坡是我的家。”

本文修改于: 3:26pm 12/05/2007



趣艺网

留言簿

鹿回头 11/05/2007


阅读全部回应



欢迎上帖, 如果要匿名, 可用任何笔名, 不必密码

笔名:                    密码: 注册会员按此
电邮: 回应通知
主题:
延迟: 可设定在几个小时后才显示
内容:

图片:
音乐:
录音:


文艺论坛

转移文章 转入专题 转入专栏 作者删除文章 作者修改文章 编辑组合文章


投稿时付上内容
简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