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到标题 第26页
编选文章
07览:195 古庙前的遐想 作者:YUTOU
主题:古庙前的遐想
作者:YUTOU 3:38pm 10/04/2006

                  
常常感慨,一座座具历史价值的古建筑遽然消失。在快节奏的城市发展中,它们不得不让位给现代化,像流沙一般被高科技急速淹埋。在整体基础建设的细微审度下,纵使有强大的历史背景作依靠,尽管有识之士一再振臂高呼捍卫保留,终究敌不过现实无形的摧迫,别无选择地在生命力旺盛时结束了灿烂。

申请保留望海大伯公庙为国家古迹,是对保留历史和古建筑的一份心意,是对传承和延续民俗文化的一种厚望。在此前提下,修建委员会的成立,他们的积极和努力,都是有迹可寻的。在他们的推动下,编委会收集有关古庙的文献与宝贵资料,意义尤显深刻。

听说要为望海大伯公庙出书,我不禁雀跃。

从未踏足望海大伯公庙,对它,一无所知,一切只能从零开始。有幸参与编务工作,对这座百年古庙,除了通过文字认识它,着实应有一份实质的欣赏从而激发感性的认知,如此,才能对得起大伯公和信众,也对得起自己。

2006年1月中旬,一个雨后清凉的上午,在主编陈先生的陪同下,我游走望海大伯公庙。

到了珀玛律,陈先生不把车直接驶入庙前停车场,而是带我去游车河兜风。

兜风,确切地说,是认识古庙的地理环境。

泛岛高速公路近在眉睫,交叉高架上无数车辆飞驰,岌巴海港的起卸吊重机在不远处忙碌着,立时能倾听城市巨肺脉搏起伏的速度。

路的尽头,前新加坡理工学院校舍所在,那座旧建筑的格式,和70年代政府兴建的许多中学外观一致,一眼就让人认出。据闻不久前它是新传媒艺术频道的办公室,目前已易主归私营公司使用。

路的另一隅,名为Palmer House 的建筑,原属新加坡基督教男青年会(YMCA)会所,已有50年历史。一辆大型冷气旅游巴士停泊在门口,只见一群游客排队上车,司机正等着载送他们去参观景点。短期旅舍依然存在,而祷颂圣经的唱词,竟变调为“一路顺风”。

对面路的小山丘上,矗立一座回教堂,据说这是一位回教圣哲的墓地。平日祈祷声不绝,尤其到了回历重要节日,附近的马来居民和回教徒聚集在此祷告真主。根据考古资料,1861年的地图它已出现在该地段了。回教堂外墙髹刷浅青淡白,异常淡雅,主建筑黄中带墨绿富有马来皇宫堂皇气势,对比之下更显独特。

陈先生要我留意庙后面的小山坡,那是旧日英军在1859年设立的炮台处。20世纪初,英国殖民地政府进行填海工程,同时将珀玛山炮台拆除。完成了历史任务,它却成了帕西人(Parsee)的坟场。树木葱茏,瞥见一处处灰灰惨淡墓地,作为少数族群的帕西人,选择这样一处山陵作为最后的归宿,是不是有它特殊的因素?

伫立庙前,举目都是插入云端的现代高楼大厦,压迫感袭人。大伯公庙古质朴素的外观,像极一个平和自在的长者,虚怀谦恭迎接来客,静默中,安然抚慰纷乱的心。

一百余年过去了,物是人非。恐怖袭击阴影下,这块福地毫不张扬,善信前来祈求保佑念叨的“合境平安”,对衬早年不同宗教兼容并存的祥和画面,教人对种族和谐有更深刻的认同。

小雨初歇后,空气中微微沁透泥土和着绿草的清香。停车场外,几个年青人在一块刚凿开的泥坑中挥舞铁耙。那是一群对历史古迹充满好奇和探索理念的建筑学和人文学者在进行勘察,在这块无数前人踏过的土地上,他们挖掘遗留的物品,依循轨迹找出实在的证据。深埋地底的岁月若能如实再现,辛勤的劳作令人鼓舞。从深层的意义上去理解,挖掘和考证是为了让文物为历史说话,对推动后人认识历史和保留人文的工作上,无疑的,他们贡献匪浅、功德无量。

我在大伯公前虔诚敬奉三柱清香,没有特别祈求,只有默默祝祷:福地福人增福气,安居安身多吉祥。袅袅烟雾上扬,不竟抬头仰望,蓝天正蓝,白云轻絮,啊,今天真是个好天气!

      


本文修改于: 10:25pm 10/04/2006



趣艺网

留言簿

YUTOU 10/04/2006


阅读全部回应



欢迎上帖, 如果要匿名, 可用任何笔名, 不必密码

笔名:                    密码: 注册会员按此
电邮: 回应通知
主题:
延迟: 可设定在几个小时后才显示
内容:

图片:
音乐:
录音:


文艺论坛

转移文章 转入专题 转入专栏 作者删除文章 作者修改文章 编辑组合文章


投稿时付上内容
简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