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到标题 第26页
编选文章
07览:290 女红·母性·归属感 作者:yhlili2000
主题:女红·母性·归属感
作者:yhlili2000 09:05am 10/05/2006


    很喜欢每隔一段时间,到一些典型的贤惠主妇式的亲友家,感受感受那种气氛,让自己受点启发。往往,这样能够激发起自己内心某种潜质,让自己对日常生活重新燃起热情。

    我不希望一成不变,不喜欢“匠气”。喜欢清洁,但是如果家里每件物品都必须严格放在规定的位置,这样的事情,我受不了。

    记得,邻居小孩子到我的家玩,会从幼稚的嘴里由衷地说出:“多么温馨的家啊!”无独有偶,春节来拜年的大学生,也有同样的评语:“厉老师,你的家很温馨。”如何布置,一般是我说了算。

    我肯定不是完全中国式传统的家庭主妇,偏偏结婚前跟先生第一次见面,人家就许诺了:“我退休以后替你做饭。”所以,记得6 年前刚学会上网的时候,曾经有一个旧金山的台湾电子工程师在网上希望我能够介绍经验,如何让他的画家太太肯做饭(意思是,我怎么就能够说服先生做饭)我当时就乐了:“应该你做饭啊!”更甚的是,最近偶尔在网上遇到女儿,告诉她上午爸爸跟老同学聚会,她居然问:“那你吃什么?”好象妈妈真的不会做饭了。她忘了,每次妈妈偶尔出手炒菜,她都吃得更香。

    事实上,我的内心,一直隐隐约约地,有一种声音在提醒自己:我是母亲,是妻子,是女性。完美的职业女性,不应该排斥母性,温柔不代表软弱而更显示韧性。

    我的母亲属于那代空前绝后的五四时期的知识分子。她在私塾完成了古文诗词启蒙教育,有很好的书法功底,学国画,也学油画,会丝竹。插班到新学堂,读了一年,就考上了当时全国闻名的扬州中学。之后,抗战时期到西南大后方完成了大学学业。她从小爱看文笔好的武侠小说,带有几分豪侠气。女孩子应该学会的女红,她也都会。跟许多同时代的知识分子一样,母亲是坚定的唯物主义论者。

    我的伯父曾经因为我母亲的独立而攻击她不贤惠,我的父亲为母亲辩解,说,当年在大学里,看到来自南方的父亲寒衣不够,母亲拆了自己的羊毛衣,连夜赶织成男式毛衣,给父亲穿。

    由于父亲一直在异地,工作繁忙的母亲照顾我们的生活和教育。她没忘了,在我六岁的时候,就让我学编织,10岁开始学缝衣服。这些“童子功”成了我的随身工夫。下乡的时候,农民们享受过,我先生也享受了,女儿小时侯也享受过。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人们开始觉得花时间做手工划不来,批量生产的成衣,物美价廉。搬家的时候,很多家庭把缝纫机扔了。

    我也开始不耐烦了,家里还有一些半成品的绒衣。

    但是,我的内心,依然有个声音,我是母亲,我是女性,只要土壤温度合适,我会展示只有我们才会有的独特的一面。

    曾经看过一部电影,电影里有一个黑人妈妈,她带着祖先古老传统的黑人母亲那自信的慈祥的而又勇于保护弱小。我想,那应该是人性的归属。我也想,我应该给我的孩子有这样的归属感。


二〇〇六年五月九日星期二5/9/2006 3:43:43 PM



趣艺网

yhlili2000 10/05/2006


阅读全部回应



欢迎上帖, 如果要匿名, 可用任何笔名, 不必密码

笔名:                    密码: 注册会员按此
电邮: 回应通知
主题:
延迟: 可设定在几个小时后才显示
内容:

图片:
音乐:
录音:


文艺论坛

转移文章 转入专题 转入专栏 作者删除文章 作者修改文章 编辑组合文章


投稿时付上内容
简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