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到标题 第26页
编选文章
10览:118 风尘仆仆.步步追踪-从“书香楼”到“书香楼馆藏室” 作者:鹿回头
主题:风尘仆仆.步步追踪-从“书香楼”到“书香楼馆藏室”
作者:鹿回头 06:02am 19/09/2006


马来西亚新山南方学院有三个主题不同的图书馆,包括“马华文学馆”、“华人族群与文化研究所” 以及“书香楼馆藏室”。其中,“书香楼馆藏室”与新加坡渊源更是深厚,馆藏室95%以上藏书是新加坡人的捐赠。通过藏书周而复始轮轮的辗转、密封、迁移、落脚、暂宿……浏览一幅幅发人深思的人文风景,我们于是贴近了还在延伸的历史足迹,感受到藏书坚韧的生命力……

20世纪90年代末
新加坡爱书人庄伟天藏书20余年,基于自己居所容不下数万册藏书,于是,陆续把书本运载到与新加坡一衣带水、房租相对便宜的新山收藏。当时,藏书分置于新马两地多处,每一个地点都有尺寸不一的纸箱密装。

2000年2-3月间
黄贵文与庄伟天把仍留在新加坡的藏书通过运输公司箱运,共532箱,粗略估计有书六万余册,其中包括一百余种各地期刊和杂志。

2000年4月15日
藏书汇聚新山百货布匹商公会,成为附属公会文化组下的活动团体。以黄贵文与庄伟天为主的“书香文化保存行动小组”在《书香楼资讯》发刊号中写道:我们的主题将着重过去一个世纪的文化保存、传承和发扬。

2001年10月7日
陶德俱乐部重组,以“陶德书香楼”取代“陶德俱乐部”中文名称,并选出新的理事会,刘一其为第一任主席。庄伟天和杨莲枝以半义务图书管理员的身份,负责整理图书,为图书分目上架。

2002年4月15日
陶德书香楼理事会租下新山百货布匹商公会二楼空间,辟为“东南亚资料中心”。

2002年9月8日
当时的马来西亚副财政部长陈广才主持“东南亚资料中心”揭幕仪式,同时参与剪彩的嘉宾有200位,当天新马两地爱书人募捐30余万,为书香楼的经济奠定基础。

2004年8月27日
学人郑良树在星洲日报发表文章《期待新山文教单位三合一》,建议书香楼迁往南方学院,与南院“马华文学馆”以及“华人族群与文化研究所”鼎足而三,成为学术铁三角。郑良树以为“书香楼需要专业的图书管理员,需要学术人员的指导、协助,需要清雅的读书环境,更需要摆脱缴付租金的重担子。”郑良树也向南院董理事呼吁:“(迁馆后,)让陶德书香楼宝号照挂、组织照跑、刊物照出,南院派几名代表进入书香楼理事会就行了。”

2004年12月14日
陶德书香楼发表文告,表示书香楼迁往南院,将更有利于未来的发展。书香楼表示乐意与南院作进一步洽谈。

2005年4月8日
以庄伟天为首的13位新加坡捐书人通过新山华文报章发表文告,不同意陶德书香楼理事会“保留部分书刊,余者捐赠南院”的动议。担忧这样“兵分两路”的做法,书香楼的藏书最终将瓦解于无形。

2005年4月12日
星洲日报刊登南院院长祝家华谈话,建议“设立一个书香馆,管理委员会的成员则由南院图书馆的专业管理员以及陶德书香楼代表组成。”

2005年5月15日
书香楼召开特别大会,通过了以下三项议案:
(一) 将陶德书香楼现有藏书、资料、配备以及存款约15万马币,以陶德书香楼德名义,无条件全部捐献给南方学院。
(二) 选出5人代表,全权处理书香楼现有藏书、资料及配备等搬迁工作事宜。
(三) 选出5人,代表书香楼和南方学院图书管理员组成管理委员会。

2005年6月8日
南方学院召开董理会联席会议,随后发表文告。对于书香楼捐赠表示感激。同时也表明不接受特大通过之议案(三)。以为这与南院管理规章有所抵触。

2005年6月24日
书香楼召开另一次特大,撤销之前派管理员护航的议决,以便让搬迁早日落实。

2005年10月8日
陶德书香楼捐赠图书、文献及义款搬迁到南院,根据五人搬迁小组的点算,共1219箱111,237册,另有近期报章158箱。新馆室设置在南院四楼424-429课室。

2006年4月10日
南院“书香楼馆藏室”举行启用礼。南院书香楼包括图书、期刊以及报章合订本等馆藏目前2万5000册已经上架,可供流通使用。馆藏以中文资料为主。种类以文史哲、艺术类为大宗,其中大多是中港、新马70至80年代的出版。
南院署理会长陈连顺表示:南院是南马学术资料重镇,书香楼馆藏室的加入,相信更强化与提升了南方学院作为学术研究的地位。原陶德书香楼的会员,将自动成为图书馆校外会员。
陶德书香楼现任主席黄重山呼吁:书香楼原有会员尽快办理手续。他希望藏书在新的环境,能够找到新的生命,重新出发。书本转移之后,陶德书香楼原址将作为出版讲座用途。
“陶德书香楼”第一任主席刘一其以为:书本转到南院,有得有失。得着是书籍进入校园,面对讲师、学者、学生、研究生,使用率肯定提高了,藏书于是发挥了积极作用。另一方面来说,书香楼也由而失却了民间团体的个性与独立性。他希望藏书不会成为象牙塔的收藏,更希望南院能够结合社会力量,为打造书香社会努力。
对于书的辗转迁移,主要捐书人庄伟天说:希望藏书在任何情况下都不会解体。除了几十年与书朝夕相处的情感,更因为藏书记录了新加坡社会中一个特定的历史时期一批文化人的出版、收藏与趣味。如果解体了,藏书的特色与当时的文化现象就显现不出来了。

祝福与感言
新山书香楼自2000年成立以来,一直受到各方关注,新闻不断,两地知名报人与作家也常以书香楼入题。原因在于它民办图书馆的属性,在于它的血缘出身容易引起大家作对比观照,也许,其中也同时渗杂着某种剪不断理还乱的历史情结。
这两年书香楼的新闻在新加坡沉寂下来了,但是,在新山,围绕着搬迁与否的话题,风云再起,各方议论不休。我愿意相信,不管正反方的立场,主要都是出于对民族文化的一种焦虑、关心与期待。
从箱子里头的密封到书香楼的建立、从个人到组织、从自发性到制度化的管理、从民间团体到入驻有一定规模的正式学府,庄伟天个人与朋友付托与他的众多藏书走了一段有滋有味的路。2006年4月10日,南院“书香楼馆藏室”正式启用,这肯定又是书香楼一个新的里程。
书香楼乔迁,希望尘埃落定,藏书面对一个崭新的、澄清的、欣欣向荣的环境。一个和平的、宽宏的、让人有安全感的环境将有利于知识的切磋、研究工作的开展、文化素质社会的建构。
让我们祝福书香楼,也祝福我们自己!


完稿于2006年5月27日
文字发表于《源》2006年9月号


本文修改于: 06:25am 19/09/2006



趣艺网

留言簿

鹿回头 19/09/2006


阅读全部回应



欢迎上帖, 如果要匿名, 可用任何笔名, 不必密码

笔名:                    密码: 注册会员按此
电邮: 回应通知
主题:
延迟: 可设定在几个小时后才显示
内容:

图片:
音乐:
录音:


文艺论坛

转移文章 转入专题 转入专栏 作者删除文章 作者修改文章 编辑组合文章


投稿时付上内容
简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