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到标题 第25页
编选文章
14览:248 梦在水草湖船屋――喀什米尔风情画 作者:鹿回头
主题:梦在水草湖船屋――喀什米尔风情画
作者:鹿回头 01:31am 20/02/2006

梦在水草湖船屋――喀什米尔风情画

(1)到家了!

“飞机即将在喀什米尔首府斯利纳加机场着陆。窗外,大家看到的是喜马拉雅山山麓……”广播传来了到达目的地的通知,大家雀跃的望向窗外,喜马拉雅山被白雪掩盖,一片白茫茫。
正想举起相机,怎知空姐凑上前来:“No pictures!”
为什么?飞机上不准用手机,相机也包括在内?
唉!美景当前,错过了!

下机之后乘汽车,下车之后上船,一趟北行,海陆空劳师动众。
我们的摆渡人有张明星脸,手上握着心型的桨。
终于到“家”。我们的“家”,就在水草湖(Dal Lake)上,是一艘停泊在湖中心的船。
船上,放眼,喜马拉雅山泛蓝,静默无语,同我对看。没有挑逗,也没有回避。山,开阔、安祥、宁静、内敛、深沉……
据说,湖面上有近千只船屋。每一艘船,都有自己的名字。我的船,唤做Risina。每艘船,都有一个管家,负责照顾房客的起居,打理卫生,为房客生火取暖之外,也负责准备三餐饮食。我的管家是Ashraf。
旅行社负责人Mr Guru同我说:“稍微休息一下,等一下带你游船。”

(2)出游

水乡,到过威尼斯,看的不外是金碧辉煌的教堂或者破落的旧城墙,再不,就是咖啡座。威尼斯,炫耀自己曾经是主要商城那一段酒醉金迷的历史。
水乡,也到过上海邻近的周庄,历史人文资产成了现代人的摇钱树,到处卖猪蹄,原本的民族工业荡然无存。历史文化由而发酸变味,徒剩空壳。
水乡,当然还得说说曼谷水上市场,曼谷水上市场说穿了是一个噱头,不走水路,一样可以抵达。
新近到桂林,坐上漓江游艇,感觉是游艇的行驶是与古人诗词里的人文山水背向而行。
喀什米尔,曾经的人间仙境,又是个什么模样?
出游了!
坐上船,管家给我们递过被盖,盖住我们的膝盖,另外又给我们一个取暖用的小火炉。喀什米尔人把火炉昵称为“冬天的妻子”,火炉里头装着炭灰。
喀什米尔人喜欢把手藏在长袍里头。宽宽松松的衣服,里头还另有乾坤,兴许他们的手就提着小火炉。

喀什米尔,原本旅客就不多,加上正值冬天旅游淡季。偌大的一个湖面,我们是唯一游湖的小船。
喜马拉雅山脚,独享天地的宽敞,水阔天高,让我觉得奢侈。
喜马拉雅山脚,冷风阵阵。雾气时大时小,喜马拉雅山若隐若现,虚幻如梦。
再想,虚幻如梦的,是山?还是人生?

(3)购物

湖光山色,绕了一阵,小舟又“坠入红尘”。
一样在不着岸的水面,小手工艺商店,杂货店、相片店……相互依偎,排成一列。依偎着,取暖,也构成声势,唤起注意。想买瓶可乐,把船划过去。想买张明信片,把船划过去。想买一片有地方特色的围巾,把船划过去……
水上交易,服务邻近水乡的村民,提供了方便,也独具特色。
说“把船划过去”其实也不完全。傍晚时分,回到船屋,满载商品的小船,停泊在船屋跟前,招徕生意。
一艘小船只是售卖一种货品,比如:漆器、照片、木雕、首饰、围巾等。
征得我的同意,商贩提着包袱,步入客厅。往地面铺上一方色布,耐心地亮出自己琳琅满目的货品。
我享受商贩的介绍、展览、游说、甚至讨价还价。喀什米尔人淳朴善良的个性,应对交流中,可窥一斑。
当一个推销员向您兜售的时刻,哪怕他旁边有另外一个卖其他物品的推销员,他也会耐心等候,直到前一个交易结束,商贩离开之后,他才会开档。
船屋购物,你接受的绝对是一对一的服务。
船屋的客厅之后是餐厅,再之后是小厨房,船只的后面才是卧房。通常卧房有两间或者三间,视船屋的大小而定。推销员只会进到客厅部分。如果,你对货物没有兴趣,只需扬扬手,推销员也就会意,扬长而去,少有死缠烂打的家伙。

(4)晨祷的召唤

清晨,在回教堂主持人早祷的召唤中苏醒。
召唤,缓缓、幽幽、悠悠、长长、殷殷、切切,按捺住激动,带着期待,又饱含着沧桑。长长的呼吁遽然而止,像流水忽然被堵,留下来的诉求更加急迫。急迫的就是前赴一场修身明性的祷告。
喀什米尔人九十五个百分比是回教徒,宗教的陶冶让这里同信奉印度教的印度其他地区有着明显不同。
人种肤色来说,印度人比较黑,喀什米尔人白皙。
衣服色彩来说,印度其他地区鲜艳跳跃,对比强烈。喀什米尔则偏爱淡雅,灰与泥黄色,与大自然构成一种呼应,一种协调。
食水方面,印度的自来水不宜饮用。喀什米尔的水呢?导游说:“喀什米尔的水来自喜马拉雅的山泉,水中流着矿物质,喝了延年益寿。”信不信?由你!

(5)湖区以外

冬天飘雪,雪是白的。
除了湖区,有兴致的话,还可以上雪山学习滑雪。最著名的是谷尔玛雪山(Gulmarg),海拔8800英尺,可以现场租用滑雪装备,消费不高,吸引了大批俄国意大利法国等地的滑雪爱好者。缆车还可以把你送到海拔10050英尺高点,如果你有勇气翻过山,山的另外一边就是巴基斯坦。
冬天看雪,夏天看花,历史上的印度皇帝为了赏花,甚至还想过迁都至喀什米尔。蒙哥尔公园(Mughal Gardens)是当年的御花园,背山面水,园林像梯田一样七层铺开。七,对当地人来说,是个吉祥数目。

(6)人间烟火

清晨,水上市场,看村民买卖蔬菜,是一幅动态的画。
雾气中,两只船凑近,猜拳一样地议价,成交之后,船只轻巧的擦身而过。
清晨是宁静的,又是热闹的。
忽然,宁静被吼叫声划破。比手划脚的谩骂声中,船桨都飞了过去。邻近的船夫把冲突双方按下,化解了双方肢体纠纷,喊叫声仍不间断……
雪山是游戏场,御花园是历史,水上市场则是实在的人生。小插曲,让我看到了村民的原始、急躁、冲动、直接、没有经过琢磨的土性。因为不完美,所以真实。
画,往往定格在宁静的刹那,这是向往美好的一种选择。但是,动态的现实生活总是充满冲突,宁静只是相对短暂的存在。

(7)管家

卧房,除了生火取暖,管家还会为你在被窝预备热水袋。无微不至,服务周到。了解之下,才知道其实管家都受过传统英国体系的管理服务课程。待客之道,很有自己的一套。管家由小船开始,慢慢晋升,有了经验才主管大船。做起事来,得心应手,有主管的从容娴熟,又有善良细致的民族性。

最后的晚餐,Ashraf用喀什米尔的方式给我做了饭,饭粒里头掺了香料,溢出淡淡的芬芳。
“Sir, please do me a favour!”
“Sure.”
管家开锁,慢条斯理从柜中取出一本记事簿,让我留言。
我写道:“船屋,专业的服务素质与友善的民风联姻。美丽,甜蜜!A big hug for Ashraf!”
我把管家逗得兴奋不已,他同我说:“I like you too!”
管家甜滋滋的读了一阵,又把纪念册收入橱内,上锁。
留言只是管家的私人纪念,不是广告宣传。

(8)临别赠言

喜马拉雅山的冬天,有雪,有爱,有梦。
上船,又要离“家”出走。
船在水中摇晃,天在摇晃,山在摇晃,梦在摇晃。摇晃中,最后一次近距离的看喜马拉雅山,湖面上成群的鸟在船屋围栏上驻足,鸟儿为什么没有南飞?涟漪下潜伏着的莲叶伸展着手臂也在摇晃,说不清在挥别?还是在挽留?
问山,山无语。
问水,水倒映着山。
“躬身自省,无尽包容”,山水的临别赠言?
就此别过。再见山水,不知又是哪年哪月?


(下接喀什米尔第二篇:机场被困记)

本文修改于: 8:49pm 20/02/2006



趣艺网

留言簿

鹿回头 20/02/2006


阅读全部回应



欢迎上帖, 如果要匿名, 可用任何笔名, 不必密码

笔名:                    密码: 注册会员按此
电邮: 回应通知
主题:
延迟: 可设定在几个小时后才显示
内容:

图片:
音乐:
录音:


文艺论坛

转移文章 转入专题 转入专栏 作者删除文章 作者修改文章 编辑组合文章


投稿时付上内容
简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