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到标题 第25页
编选文章
09览:185 双溪布洛,恍惚中遇见燕青…… 作者:鹿回头
主题:双溪布洛,浪子燕青留下身影?
作者:鹿回头 11:01am 12/01/2006

双溪布洛,让我想到梁山。
因为,这里族群都有一个共同点,大家都在避!
――避风寒。
――避闹市的喧嚣。
――避俗世的纷扰。
入口,我同自己说:过了架在河上的桥,就是别一番天地。
让我们忘却NKF、大白象还是和尚一万两千元的生活费。
孰是孰非,我不当判官。让我们学学飞鸟的姿态:轻盈,自在,就做好自己――宁静平和的自己。

双溪布洛,让我想到水浒。
为什么?
因为,四处的小洲。
沙洲上有鸟、有松鼠、有蜥蜴、有蛇、也有变色龙。
小小世界里头卧虎藏龙,龙盘虎踞。
睡莲池塘,忽然,发现变色龙在岸边享受日光浴。周围四五条蜥蜴慢慢地接近,包抄过来,预计必有一番恶斗。
变色龙这时刻对自己的处境提高了警惕,但是,它没有躲闪,也没有任何挑衅的表示。不时,它抬高头,行礼鞠躬,似乎向树干膜拜,向上天乞求协助。
半小时之后,渐渐的,包抄的蜥蜴转换方向。蜥蜴依然在池塘边活动,但是彼此不再怒目,互相监视,大家径自觅食,和谐共处。
是什么化解了戾气?
是彼此兽性的收敛?是彼此的信任而产生了微妙的心态上行为上的调整?是维护生态环境安宁责任上的共识?


双溪布洛,让我想到燕青。
为什么?
因为,栖息的候鸟乱飞的燕子。
因为,青郁的林子静寂的浅滩。
如果燕青到此,看到满林子的飞鸟,活泼调皮的他会不会左右开弓,亮一亮他神箭手的风采?
我想:他不会了。因为,当年,宋江已经告诫他了。
宋江说:“山岭崎岖水渺茫,横空雁阵两三行。忽然失却双飞伴,月冷风清也断肠。”
开弓射箭尽一时之兴,但是之后不只给雁群带来伤悲,宋江、吴用、公孙胜等人还郁郁不乐的喝了一宿闷酒。这可是个教训!


双溪布洛,让我想到燕青的另外一个原因是:池塘上飘忽的浮萍。
浮萍,恰似江湖上的侠客、浪子,行踪不定。
淡淡的紫,添加了一季的美丽。但是,不固守。不争辉。不执着。准备着随即的离去。
且看水浒落幕前燕青怎么向宋江辞行――
“雁序分飞自可惊,纳还官诰不求荣。身边自有君王敕,洒脱风尘过此生。”
卢俊义问燕青:“你辞我,待要哪里去?”
燕青答道:“也只在主公前后。”
好个大隐隐于市!燕青兼有漂泊的水性和扎实的土根性。燕青既是入世的、又是出世的。有情义,知进退。放得下,又有所把持。既是风尘中人,又有着异于常人的清高。


走在双溪布洛路上,风凄凄,曾经的燕青,是否还在?


本文修改于: 3:41pm 12/01/2006



趣艺网

留言簿

鹿回头 12/01/2006


阅读全部回应



欢迎上帖, 如果要匿名, 可用任何笔名, 不必密码

笔名:                    密码: 注册会员按此
电邮: 回应通知
主题:
延迟: 可设定在几个小时后才显示
内容:

图片:
音乐:
录音:


文艺论坛

转移文章 转入专题 转入专栏 作者删除文章 作者修改文章 编辑组合文章


投稿时付上内容
简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