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到标题 第25页
编选文章
10览:187 折腾、等待与腾飞――喀什米尔机场受困记 作者:鹿回头
主题:折腾、等待与腾飞――喀什米尔机场受困记
作者:鹿回头 03:52am 21/02/2006

折腾、等待与腾飞
――喀什米尔机场受困记

(1)“谁在车上?”
下午一点的飞机,我十点往机场出发。
一路上,荷枪实弹的军队夹道“欢迎”。
不时,司机放慢车速,顺从地按指示继续前进或者停下。
军人发出简单的问话:“谁在车上?”
“旅客。”我扬扬手中的护照。
于是,放行。
几天下来,其实已经习惯。这些军队,看来也还友善。有时候还答应摆pose让我拍照。
放行,当然最好。不然,也不需要担心。下一句,八成是:“你抽烟吗?”
当然,阿兵哥不是关心我的健康。说穿了,想讨根烟,解解闷。

离开机场还有一公里,这次人与行李都得下车,经过监视器。之后,再往前进。
五步一兵,十步一哨站,防卫严密。军队驻守,真的如同战争状态。
广告看板写着:“军队的驻守――为了你!”
印度军驻守,始于何时?
自从1947年英国殖民地政府撤离,巴基斯坦和印度在喀什米尔土地上开战,之后,印度军队就驻扎下来了。说起来事情已经过了半个世纪,但是,喀什米尔至今还没有被印度“同化”。
不管背对印度军人的时候有无冷嘲热讽,喀什米尔人对印度人的态度始终是冷冷的。最客气的时候说:“他们听不懂我说的话。”尖酸的人会说:“这是印度式的民主。”刻薄的人会说:“这都是些狗!”
这说明,军队驻守,不能够扭转人心的向背。

(2)“Everyone has a reason to pray.”

一番折腾,终于来到机场大厦。
上午10点正,办完手续,走进候机室。然后,又是一番等待。喀什米尔的等待可以叫人等得刻骨铭心,眼界大开。
行政人员知会:飞机将延迟45分钟起飞。预计那是下午两点吧。怎知,我们要乘搭的飞机三点钟才抵达机场。飞机到达,大家报以热烈掌声。
降陆之后,没见乘客下机。倒是一大群人,纷纷围着飞机看热闹。
透过窗口远远望去,只见飞机开了窗口,三位婀娜多姿的空姐悠悠然把机翼当伸展台摆款,拍照还是拍电影?
之后,轮到空中少爷,一样是三个,这时,我倒是看清楚了,空中少爷甚至可以把身子靠到另外一架飞机的机首摆pose。原来,停泊的时候,与旁边的飞机靠得太近,看来,两架飞机是相撞了。
4点钟,飞机上的乘客终于下机。
5点钟,货车徐徐运送行李到出境室。我的天!我这才发现,刚才下了机的乘客一直在侯机室等待行李,没办法回家。

大家对飞机误远不比球赛关心。
候机室电视荧幕播放的是垒球大赛,对垒的队伍恰恰又是印度和巴基斯坦。从我进入候机室等待开始,就一直没有中断。
印度人喀什米尔人对赛情很关注,守门的警卫,机舱服务人员上机前都凑过来看看才做正事。直播节目做得很专业,球员击球的姿势、球速、球的轨迹,都一一分析,还请了双方资深记者作现场评述。
吊诡的是:飞机意外发生了数个小时,候机室广播完全没有报道。透过窗口望出去,犹如看一场无声电影,“剧情”发展,大家只是靠猜。

无聊,于是学着看垒球。之外,也看广告。印度广告制作,水平很高,巧妙地插入连场印度歌舞,节奏感掌握得很好,谐星的表演也比梁志强的“搞笑行动”好看。
球赛赞助商打的广告标语:“Everyone has a reason to pray.”“每个人都拥有一个祷告的理由”,涵盖面很广,话,直击人心!

(3)“孩子已经六个小时没有吃东西了。”
5点45分,一阵骚动,原来乘搭我们这趟航班的乘客将能够凭登机卡领取一包饼干和一杯饮料。但是,必须先排队领取饮料,然后另外再排一次队,领取小点。
什么系统?什么思维?为什么不是简化程序一次过处理,我一时反应不过来。
早餐之后,就一直没有机会进食,管他饼干再粗糙,总得充饥。可是,人算不如天算,轮到我的时候,服务员礼貌的同我说:“发完了,你过10分钟再回来吧!”

6点钟,广播宣布:取消班机。于是,引来更大的情绪反应。
法国人骂粗口。意大利人大声质问:“需要这么长的时间来决定取消航班吗?”反倒是香港导游比较文明有内涵,她当机立断,拿起话筒呼吁大家别急,向队员交待接下来的应对程序。
我走到出境室,排在机师后面,办理手续。
登记卡必须换回原来的机票,另外必须领取旅店和的士票券。我就是不明白,既然都是同一班机的搭客,明天都得重来一次,为什么手续就不能够从简,直截了当让登记卡隔天照旧使用?再不,就让每个人领取一张新卡作为凭据。过程不就简化了吗?
找出机票需要时间,发旅店票券需要时间,加上大家都没有排队的习惯,你推我挤,谁的声音大就为谁服务,整个过程没有一点系统、一点事前准备。于是,孩子哭了,妈妈歇斯底里地喊叫:“可怜可怜我的孩子,他已经六个小时没有吃东西了。”场面一阵混乱……

(4)两个岗位

7 点钟,Mr Guru像天使一样出现离境室,他是我们这次喀什米尔旅行的在地负责人,知道情况之后,他赶过来帮忙办理手续。
平时,机场重地,外人不得踏入,送客,只是送到机场大门口。现在,机场内厅,外人都闯进来了。真是神通广大!
7点半,Mr Guru微弱的手电筒引导我们经过阴暗的长廊,来到黑漆漆的停车场。

路上,迎接我们的依然是值勤的军人。
沿路,依然是简单的问话:“谁在车上?”
“旅客。”我扬扬手中的护照。
于是,放行。
如果这样的投资可以用在更有建设性的人事管理,如果投资可以真正让大家特别是喀什米尔人看到地域的进步,如果投资可以把喀什米尔人的积极性向心力都调动起来……那么,军人还需要站岗吗?

(5)等待腾飞

第二天,机场,Mr Guru再度同我握别。他说:“夏天,过来重游。”
“11点半,我们是第一班飞机?”我指着看板的告示,向Mr Guru 确认。
“这是喀什米尔,事情都说不准。但是我会向上苍祈求一切顺利。”
以客为尊,从客人的角度思考,急人所急,民办旅行社的效率与服务素质已经腾飞。但是,政府行政机构怎么反倒远远的落在后头?
看着Mr Guru干练沉着又带有几许茫然无奈的眼神,我想起昨天垒球赞助商的广告:“Everyone has a reason to pray.”



趣艺网

留言簿

鹿回头 21/02/2006


阅读全部回应



欢迎上帖, 如果要匿名, 可用任何笔名, 不必密码

笔名:                    密码: 注册会员按此
电邮: 回应通知
主题:
延迟: 可设定在几个小时后才显示
内容:

图片:
音乐:
录音:


文艺论坛

转移文章 转入专题 转入专栏 作者删除文章 作者修改文章 编辑组合文章


投稿时付上内容
简介: